一根脏辫

Thou art more lovely and more temperate.

【C梅】如何攻略万人迷

总裁罗 x 调酒师梅
好老的设定啊可是我还是好喜欢【
前半部分为CM双视角,在同一时间线上进行
时间推进用———分割 切换视角用—分割
短小一发完注意

绑在酒吧门闩上的铃铛被摇得铃铃响,那是有客人来的前兆。Leo下意识地抬头,目光越过面前正与他调情的姑娘,看到一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现在是十二月,夜晚的巴塞罗那飘着大雪,男人笔挺的黑西装和梳得一丝不苟的头发上都沾上了白色的雪花。

所幸酒吧里暖气开得很足,男人身上的雪瞬间在他背着手关上门的同时化了个干净,湿濡了一小片衣料。

Leo与这家酒吧老板的儿子是同学,借着这层关系,他一毕业就来到了这里工作。因为可爱的脸蛋,深受客人追捧,有些姑娘每天都要抽时间光顾这家酒吧,就为了喝一杯他亲手调制的酒。这无疑给酒吧带来了更多的客流,老板可是把他当作宝贝一样供着。

Leo已经当了两年的调酒师,虽然不能保证记住每位客人的样貌,但至少有个印象。可他从未见过这位面容姣好的男人,他看起来是个有地位的人,应该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小地方,他在心里推测到。

“嘿,你分心了,亲爱的。”

面前的棕发姑娘显然有些不满,娇声抱怨道,纤细的手在Leo的西装马甲上摩挲着。她的声音又温柔又甜蜜,像滴着糖浆一样,让Leo把目光收了回来。

“抱歉,sweetheart,你的酒好了。”

Leo停下手中摇晃的酒瓶,把橙色的酒液倒入高脚杯递到她面前,并俯身在女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谢谢。” 姑娘接过酒杯,拿起吧台上的圆珠笔,在一张小纸片上飞快写下一串数字,划到Leo面前,她转过身抛了个极富暗示意味的媚眼,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等那姑娘走远,Leo才把纸片从吧台上提起来,不动声色地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与她们调情也是你工作的一部分,别伤了姑娘们的心,我可不想丢掉顾客。”这是老板的叮嘱过的,Leo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他总是处理地很好。

他飞快地把手中的柑橘削成薄片,目光寻找着刚才的男人,终于落在了酒吧一个靠窗的角落。男人的桌上这会已经多了一瓶干红。哦?他没有找自己调酒?要知道,来这儿的人打着喝酒的幌子,其实大部分都是想看看这位可爱的调酒师。

Leo感到不满,或许还有些失落,但后者他不会承认。可他也不好说什么。他总不能凑到客人桌前问他有没有兴趣尝尝自己调的酒,那样太败坏他的形象了。因此他只好把这份情绪不动声色地压下去,他从来不缺这样一个追随者。他继续翻转手里两个精致的铁杯,蓝色和暗红的酒液因为他的动作形成分层,最后被倒入乘着冰块的酒杯,插上薄荷叶,送入正在排队的客人手里。

在他拿起一旁的冰水灌入自己嘴里大口喝下的同时,他惊异地意识到,这时他第一次注意一位推门而入的客人这么久。

Cristiano硬是拒绝了要送他的司机和助理,他今天工作得实在是太累了,一个接一个的电话炸得他头疼,他现在只想一个人上街走走,也许冰冷的空气能疏通他打结的神经。他晃到了这家小酒吧门口,熟悉的音乐和酒味儿让他驻足,他是个经常往酒吧跑的人,但这家他倒是没有印象,出于想尝试新事物的心理他推门而入。

令他有些失望的是,这家酒吧和普通的并无太多不同,甚至装修还有些简陋,人倒是意外的多。他在一个离吧台有些距离的偏僻小角落里坐下,马上有酒保迎上来问他喝什么,似是看他打扮精致,小伙子老练地推荐了几瓶上千的贵酒,他挑了一瓶干红便兴致缺缺地挥手把人打发走了。

Cristiano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目光自然地向人流聚集的地方望去。在人群的中央,他看到一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正在吧台后面来回摇动着手里的摇壶,显然是这里的调酒师。他的目光为此驻足,因为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那调酒师的皮肤实在是过于白了,在酒吧流光溢彩的灯光之下整个人甚至有一种发着光的感觉。男人握着摇壶的双手修长而有力,指节因冰水泛着红,他身上紧贴的黑色西装背心和内里的白衬衫恰到好处地勾勒出身材,他的腰多么细啊,自己可能一只手就能环住。Cristiano满意地眯起眼睛,喝了一口刚被端上来的酒,他知道干红不应该这样大口喝,但他暂时管不了这些餐桌上的礼仪了,他现在口干舌燥。

———

Cristiano走进这家酒吧时腕表上的时间是23:00,现在已经快两点了。他就这样默默在一个视角并不好的座位注视了那位调酒师三小时,津津有味地好像在看什么火辣的脱衣舞似的。但指不定在他眼里,这个小个子还真比一丝不挂热舞的姑娘还要叫人欲火焚身呢。

他看着男人亲吻那些热情姑娘的脸颊、唇角,但唇瓣在接触到肌肤的那一刻就很快离开了,真像蜻蜓点水似的。一个女孩大胆地解开了他衬衣的两颗琥珀扣子,露出一块雪白的肌肤,女人修长的手指在其上肆意抚摸,男人捉住一双手,放到唇前印下一个温热的吻,引来一片嫉妒的目光。调酒师被他的追随者包围着,其中不乏男性,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取悦他,他隔着吧台站在人群中央,就像一个小王子,众星捧月,星光熠熠。

当人群终于恋恋不舍地散去,酒吧里只零星剩下几位喝得酩酊大醉不肯挪动的客人时,时针已经指向了三点。Cristiano喝完第三瓶干红,舔了舔唇上的酒渍,终于起身缓缓向他的调酒师走去。

Leo不可能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炙热的目光,它穿过簇拥在面前的人群,饱含着毫不掩饰的强烈欲望扫视着自己每一寸裸露的肌肤,他被盯得发毛,好像全身的衣服被剥光了似的。奇怪的是,他却并没有感到应有的厌恶或恶心。事实上,他甚至感到裤子里有些胀胀的。

Leo被这个事实惊了一下,自己在灯红酒绿之地摸爬滚打了两年,什么事没有经历过,什么人没有见过,可从没有一个人,仅仅是盯着他看,就能让自己起生理反应。Leo抬头望向始作俑者,而男人也正定定地看着他,深栗色眼睛里的突然浑浊起来的感情是Leo当时无法读懂的。调酒师握着酒杯本应该很稳的手抖了一下,他赶紧转过头,深吸一口气,试图把男人的模样从脑子里赶出去。

Cristiano原本不过是想把Leo当作另一个一夜情伙伴,一个第二天早上他只要在床头丢下一沓钱就可以不负责任地打发走的人,可他错得离谱。当调酒师的眼神突然与自己对上的那一刻,Cristiano突然感到心里的情绪奇怪地翻涌了一下。他模糊地捕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发酵,酸胀感像水蒸气似的慢慢升腾最终填满了胸腔的每一个角落,接踵而至的是陌生的感情。

那一晚过后Cristiano才终于想起来,那份奇怪的感触名为悸动,而那份陌生的感情名为爱。两样他丢失了太久的东西。

当手机里名为“下班”的闹钟终于准时在静音模式下响起,Leo如释重负似的舒展了手臂,眼睛微微眯起,发出满足的长叹。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男人还没有离开,而当他起身向自己走来时,Leo必须承认,他的心脏开始怦怦直跳。

———

“嘿,先生,我们已经打烊了,Leo先生现在不提供调酒服务了哦。”

当男人终于走到Leo面前,没等谁先说话,在一旁收拾酒瓶的小酒保到是先开了口。

“呃,抱歉,他刚来没多久,如果你想喝的话,我现在也可以——”

Leo的话没说完就被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止住了。

Cristiano隔着吧台握上Leo的腰,把他往自己这里轻轻一拽,让男人的脸埋在自己肩里,在他耳边哑声说:“听着,宝贝,我要的可不是你的酒。” 他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Leo和酒保都听得一清二楚。

初来乍到的酒保明显被惊到了,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见Leo没有任何想要反抗的迹象,便马上识趣地走开了。

Leo自然听得懂这话的言下之意。他从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特别是在酒吧,这都是酒精带给人们的甜蜜错觉。但眼前的男人,他的注视,他的动作,他的话语——Leo不敢去想,但他确确实实对这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动心了。没等他继续思考下去,嘴唇就覆上了另一人的温度。男人低头吻住他,不同于之前占有欲极强的动作,这个吻温柔而缠绵,还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男人试探地把舌头抵在他的唇间,直到自己微微张开嘴回应他才终于发起攻势,霸道地掠取每一滴津液,厮磨每一寸软肉。唇齿相缠,攻城略地。Leo感到自己心里最后一道城墙也要在男人的攻势下慢慢土崩瓦解了。

Leo觉得自己的脸现在好烫,身体也开始不争气地因兴奋而颤栗。他害怕照这样发展下去自己真的会因一时冲动而做出什么日后看来追悔莫及的事情,于是他心一狠,把男人推了开来。

Cristiano显然没有料到Leo突然的动作,被推开的时候一个踉跄,站稳之后他挑挑眉,却没有说什么。眼底里闪过的一丝失落马上没入了快速伪装好的平静。

“你喝醉了。” Leo大口喘息了几下才说出这句话,刚才的缠绵令他有些缺氧。

Cristiano深吸一口气,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他再次上前,手撑在Leo身侧,但小心地保持了一段距离。然后男人开口:“亲爱的,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我真的喝醉了吗?”

Leo看向眼前男人的双眼,温柔的底色上满是真挚与严肃,是一个醉如烂泥的人不可能有的,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但他沉默了,不是故弄玄虚或是默认。他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对面前的男人袒露真心,他那么有钱,他耳垂上的钻石耳钉是自己工作一年才能换来的,他贴身的定制西服是自己一辈子也舍不得买的。万一在他终于说出那三个字后被男人不屑一顾地嗤笑,说自己只不过是他看上了眼的性伙伴,正牌女友还在家等着他回去共度春宵。他害怕自己的真心被践踏,因为对这样一个男人来说,它或许真的不算什么。

“你想什么呢?我的眼睛太好看了?” 男人的手在自己眼前试探地晃了晃,把Leo乱跑的思绪一下子又拉回了眼前。

“我...呃...”

“噢对了。” Cristiano突然一拍脑袋,把Leo吓了一跳,“对不起,我居然忘了问你的名字,我叫Cristiano Ronaldo,你呢?”

“Lionel Messi,Cristiano先生——”

“叫我Cris好吗?”

“Cris,我...”

“嘿,听着,我知道我接下来要说的一切可能听起来太疯狂太突然了,因为从我对你说第一句话开始到现在才过了十分钟吧。但是——” Cristiano拾起Leo的手抵在自己胸口上,“我的心现在很明确地告诉我,我爱上了你,所以,请跟我在一起吧,让我照顾你一辈子。不要再因为工作违心地与那些女人调情——我看到你把她的电话号码扔进垃圾桶了。还有那些女人留在你身上的香水味,那么重,我不喜欢。从今往后,做我一个人的调酒师,好吗,Leo?”

Leo的手紧紧贴在Cristiano的胸口上,男人身体的温度,每一次心跳,都精准无误地传到Leo手上。Leo感到自己鼻子有些酸,眼前开始升起水雾,视线变得模糊不清。他低下头,用弱弱的声音说:“我的老板不会同意的...没有我他怎么赚钱呀...” Leo最后还想无谓地挣扎一下。

“我会让他同意的,这不是你要考虑的问题。亲爱的,答应我好吗,我今天已经超级失落了,别再让我更加伤心了,好吗?” Cristiano搭着Leo的肩,他在等一个回复。

———

20xx-7-10 03:32 [某社交软件上]
匿名网友:呜呜呜追了半年的调酒师哥哥刚才被西装男拐走了(´;ω;`)西装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我的男神!【图片】

照片里,两人紧紧相拥,身着西装的男人脸上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满足。调酒师被牢牢锢在怀里,眼泪流个不停,嘴里好像还嘟嚷着什么,但看起来都幸福极了。

—fin—

恭喜票哥终于抱得美人归【雾
可能会写个小番外
有人想看吗【顶锅盖跑走

评论(15)

热度(300)